林州市委组织部、红培办监管
林州市中红红色教育培训咨询有限公司
联系电话

服务热线

0372-6289578/9

修渠英雄 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修渠英雄 >> 走进红旗渠

 好县长李贵

杨贵深入基层.jpg

许多人都知道,当年修建红旗渠的时候,杨贵是林县第一书记。有趣的是当时和他搭档的县长与他同名不同姓,叫李贵。当时有“两贵闹太行”的传说,因贵与鬼同音,大家都觉得有损两位领导的伟大形象,便没有传开。

李贵,男,1913年出生,194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同事参加革命工作,1956年任林县第三书记,1057年任林县县长,19657月任林县第二书记,1976年病逝。

李贵的老家是茶店公社万家沟村,那是个非常偏僻的深山小村,只有几户人家,家里非常贫穷。一直到共产党来到林县后,他家才搬到山外比较好的村庄,如今的临淇镇社书村。后来他虽然当了村里、区里、县里的干部,但他始终没有忘记自己是个穷苦农民的儿子……

同许多从旧社会过来的人一样,李贵小时候没有上过学,不识几个字。参加革命工作后,他认识到没文化不行,于是在工作之余,就见缝插针的学习,而且相当刻苦。

有一年,县里为了提高干部的文化水平,开办了一个文化补习班。有一天下课后,教师邓崇德意外的发现李贵县长也在后面坐着听课,很是惊讶,赶紧过去跟县长打招呼。这时县长李贵先开了口:“邓老师,我没向你报告就进了教室……”邓崇德忙说:“没什么,我眼睛近视,也没看到你,县长。”李贵说:“我虽然是县长,可在这里就是你的学生,以后我有时间就过来学习。”邓崇德高兴地说:“欢迎!欢迎!”接着李贵说今天他又学到了两个生字。

李贵在学习上很用功,也取得了可观的成效:看报纸,他能理解是啥意思;讲话稿,他也能念下来。然而毕竟是半路出家,念文件时时常会遇见拦路虎,对于不认识的字,李贵没有虚荣心,每次他都虚心地向识字的人请教。为了避免在讲话的时候出洋相,他在会前都要认真的准备,在这上面不知道要比有文化的人多费多少功夫。

李贵出生与深山区,深受偏僻干旱之苦。1957年上任县长后,他就和县委县政府一班人积极研究解决深山区群众的生存之路。他们认为:要改变林县的贫困面貌,必须把解决水的问题放在第一位。于是1958年,他就和书记杨贵等领导开始了要街、弓上、南谷洞三个水库的修建。

但三大水库修成后,用水效果仍然十分有限。在这种情况下,一个更大的计划在他们心中酝酿这,就是从境外引水。

为了摸清情况,李贵和县委的其他领导一起,多次到山西省平顺县实地考察。当时林县至平顺的道路坎坷崎岖,县委就只有一辆吉普车,也难以用上,整日跋山涉水,整日不能吃上一顿热饭、饱饭。那时,李贵已年近半百,又患有肺病,更是累的气喘吁吁,经过多次考察、测绘,终于决定从平顺县王家庄“引漳入林”。

“引漳入林”工程开工之前,李贵就向县委提出坚决到最艰苦的第一线去,和群众同甘共苦,战天斗地:“引漳入林是全县人民的共同愿望,我这个当县长的应该到第一线去!”杨贵笑着对他说:“你上了年纪,身体又不好,还是留在后方抓后勤吧,当前经济十分困难,物资又十分紧缺,后勤供应不上就会拖工程的后腿,后勤工作也一样重要啊。”

按照县委的分工,李贵主持全县面上的工作,并兼任红旗渠后勤指挥部指挥长。他工作积极负责,多次和县委书记等领导同志召集商业、粮食、银行等部门的领导开会,就红旗渠的后勤保障问题进行研究,长长开会开到深夜。在当时条件下,物资后勤保障工作确实是最重要的工作,除了国家计划,没有市场,有钱也买不到,再加上政府根本就没钱,怎么保障?

李贵组织发动群众,发扬自力更生精神,自己生产抬筐、席子、石灰、炸药等修渠物资。

当时,席子在渠上也是紧缺物资,因为几万人在渠上没地方住,要在野外搭工棚打地铺,都要用席子。杨贵、李贵率先把自己炕上的席子捐出来,供工地民工使用。在他们的带动下,全县的机关干部纷纷把自己家的席子捐了出来。可需求量太大,李贵又找到了泽下公社上庄村,这里盛产芦席。原来生产的芦席纹路很粗,李贵要求村里编程2纹席,蔑子要细,间隙要小。这种席子在修渠工地上用途广泛,铺地上能隔潮,搭帐篷不漏雨,装粮食不露面,还透气。李贵督促他们大量生产,为民工生产生活提供了保障。

修渠需要大量供太石头用的框子,因为平常用处不大,一般群众都不编。李贵曾经在泽下公社当过书记,知道那里阳和大队群众擅长编罗头,就亲自找到村里,当时群众认为边框太费事,不愿意干。李贵了解大家的心思,给大家做保证,让供销社在价格上加了几分钱进行收购,同时做群众是思想工作,大家顾全大局,为了修渠大事出力。群众的思想通了,积极性也调动起来。为了统一标准,他和群众一起搞实验,最终摸索出了合适的抬筐尺寸,让劳力即抬得动又抬得多。标准尺寸一定下来,村里马上批量生产,这种抬筐在渠上发挥了很大作用。

在一次捐献大会上,李贵动员大家向红旗渠工地捐献物资,当场把自己脚下的新布鞋脱下来捐了出去。光着脚怎么回家呢?干部刘银全只好给他找了双旧鞋,因不合脚,李贵便趿拉着走回来家。

另一方面,对于不能自给自足的急需物资,李贵抓紧时间派人从外地采购。他召集商业、供销部门的同志,组成100多人的采购队伍,奔向全国各地,利用一切关系,千方百计采购回建设红旗渠所需要的炸药、钢材、煤炭、水泥、布匹等等,保证了红旗渠施工的正常进展。

解放战争时期,林县许多干部响应党的号召,北上南下,支持全国解放事业。解放后,许多人在当地都成了领导干部,有名的像福建省省长马兴元、东山县委书记谷文昌、湖南省委书记万达、五机部驻甘肃白银先李奎成等,解放前和李贵都是革命战友。县里采购员到这些地区都是拿两封信,一封是县委的介绍信,一封是李贵写给这些战友的信。据当年指挥部的一位同志讲,他一天就开出来几十张介绍信,不停的写,手都累的酸疼酸疼。

在福建,采购员找到了南下干部马兴元、张全金、谷文昌,让他们帮助购买制炸药的稻糠。看到了李贵的信,他们都很动情。他们说,老家修渠,李贵派人来寻求支援,无论如何都得支持。当时粮食由国家统一调配,没有指标,而稻糠属于饲料,可以买卖,所以他们安排下面同志在稻糠里多掺进些碎大米。稻糠拉回来后,每个麻袋里都能筛出四五斤碎大米,支援了建渠民工吃粮。

万达,曾任林县第一任县委书记,和李贵是老乡,也是亲戚。万达当时任湖南省委常委、郴州地位书记。他接到信后,帮助解决了一些木料、几万斤的木薯干和稻糠等物资。李贵还发动一切有亲戚朋友在外地任职的干部群众,通过他们的关系寻求支援。

李贵虽然是县长,还经常冲在物资供应第一线。一年冬天,供销社一位干部带着一辆卡车,从山西往回拉工地急用物质,可到了平顺县城附近,车坏了,没办法,他匆忙赶回来向李贵汇报。当时刚吃完晚饭,李贵一听,急得不得了,马上喊上三位同志,拿上手电,骑着自行车,就往平顺赶。当时的路没有硬化,坑洼不平,后半夜他们才感到那里,每个人都冻得瑟瑟发抖,牙齿嘎嘎响。李贵带着大家找到一户村民,硬敲开门,给了人家1块2毛钱,做了一锅汤给大家喝了,才顶住了寒气。天亮后,李贵又骑车找到平顺县委,请人家领导协调了一辆车,及时把物资送往了工地,没耽误工程进度。

1961年6月,省委将洛阳地区固县水库下马留下的一批炸药、雷管无偿批转给红旗渠建设使用。李贵县长带领数百人的小推车运输队,冒着大雨,翻山越岭赶往固县,将炸药、雷管一车车运到离固县公社150公里的洛阳过车站,准备利用火车运往林县。刚集中完毕,国务院下达紧急通知,说与哦外宾通过。凡有外宾乘坐的列车通过的车站,1.5公里以内不准停放易燃易爆物品。李贵又带领民工日夜加班,将炸药、雷管搬离了火车站。可要用火车运输还要等两天时间,李贵县长当即决定,坐不上火车,自己走,接着从洛阳到林县260公里的道路上,林县的小推车排起了长龙,往返数次,几个月时间,500吨 炸药、200万个雷管全部运到了红旗渠的建设工地。

修渠就像打仗,打的是人力、物力和财力。李贵主抓全县工农业生产,为修渠顺利进行提供了坚实的物质保证和后勤支持。

这就是林县人,这就是县长李贵!